钟山清风
钟山清风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专题 > 颜氏家训 > 文章
采访札记:清泉一泓流远长
作者: 更新时间:2016-01-07  浏览次数:

  南京北郊幕府山西尽之余脉,山势逶迤,状如卧虎,或云山中曾有猛虎出入,民间俗称老虎山。颜氏南方的始迁祖颜含跟随司马睿渡江之后,曾将这里选为颜氏一族的江南祖茔。1958年,经考古发掘,南京市文物管理部门在老虎山南麓共清理出9座墓葬,其中有5座保存完好,包括颜含第三子颜约、颜含第二子颜谦妇刘氏、颜约之子颜綝等。

  在《颜氏家训·终制第二十》篇中,颜之推提及“先君先夫人皆未还建邺旧山,旅葬江陵东郭……数十年间,绝于还望”,从而“自咎自责,贯心刻髓。”战乱年代,因未能将先父母的灵柩还葬老虎山祖茔,颜之推直至晚年仍然感到非常心痛与愧疚。为此,在“终制篇”中,他嘱咐子女,待自己百年以后,丧事一切从俭,除了衣帽,随葬品一律不要,如果大操大办,超过了祖父母亡故时的丧事礼仪,那就是“陷父不孝”。当然,颜之推要求轻殓薄葬,不惟是出于对父母的孝,也深藏着一个慈祥老人对子孙的爱。当时,颜氏家道中落,他不想子女为了操办自己的葬礼而弄得倾家荡产,“使冻馁也”。《颜氏家训》里最后一句话也再次强调,“汝曹宜以传业扬名为务,不可顾恋朽壤,以取湮没也。”平实质朴的语言中满是殷殷的期望,道尽了天下父母的心声!

  《颜氏家训》就是这样一本流淌着浓浓温情而又不乏人生智慧的著作。在研读《颜氏家训》以及与南京大学胡阿祥教授、南京师范大学郦波教授的交流过程中,我们都有一种共识,这部家训通篇并不以格言警句见长,颜之推更像是在与子孙后世聊天,聊自己的人生经历,聊他对治家、修身、处世、求学、为官以及学问技艺方面的思考和见解。书中列举了大量的例子来佐证自己的思想和观点,没有严厉而空洞的说教,没有难以企及的道德标榜,透过这些文字,一个饱经沧桑的智慧老人的形象跃然纸上,让人不自觉地赞叹与信服。

  颜之推崇尚节俭,认为“可俭而不可吝”;看重风化教育,认为“父不慈则子不孝,兄不友则弟不恭,夫不义则妇不顺”;语重心长地强调“人生在世,会当有业”,“伎之易习而可贵者,无过读书也”,即便天资有别,但只要“钝学累功”,亦“不妨精熟”;要求后世子孙少欲知足,修身慎行,“夫修缮立名,亦犹筑室树果,生则获其利,死则遗其泽”……这些思想其实并非颜之推所独创,从孔子称赞颜回“一箪食,一瓢饮,在陋巷,人不堪其忧,回也不改其乐”,到颜含对子孙“清、正、节”的训诫,《颜氏家训》实为对颜氏家族精神一以贯之的传承和凝练。这种思想和精神就像一股清冽甘泉,源源不绝地滋养和泽被后世,特别是在唐初至唐中叶,颜氏家族涌现出了一流的学问家颜师古、一流的书法家颜真卿,也出现为后人称道的忠诚义士颜杲卿等。直至一千多年后的今天,颜氏后人依然深受家训的熏陶和影响。

  家规家训让优美门风的传承成为可能。坚守门风,对颜氏家族的人来说,在某种意义上已成为一种责任。有了这份责任与信念,就会有历经劫难而不自弃的坚韧。《颜氏家训》作为一部缩影,体现了优秀家规家训穿越历史时空、传承中华文化精髓无比强大的生命力,恰如点点火种,生生不灭地绽放出修身正己、教化世人的光彩!(孔祥林)

【打印此页】 【关闭窗口】
钟山清风